非遺“出圈”,亦是“回歸”

絲竹聲和流行樂,悠揚民歌與電子風,傳統戲曲和布魯斯,如此邂逅會碰撞出什么樣的火花?

不久前,抖音推出的音樂專輯《國韻潮聲》就做了一次大膽的嘗試?;泟?、江南絲竹、彝族山歌、蒙古族長調民歌等非遺音樂與流行音樂元素創新融合,再加上短視頻創意內容,讓一大波網友驚喜又驚嘆,紛紛點贊。

實際上,這幾年類似的“破壁”并不少見。非遺搬上“云端”,竹編、根雕、漆藝,直播間里秀絕活;山村做傘人“觸網”,與大家分享一把油紙傘誕生的故事;還有很多紀錄片、短視頻,用鏡頭講述傳承千百年的技藝和匠心……通過互聯網傳播,越來越多傳統技藝從鮮為人知到“圈粉”無數,在當下覓得新知音。

縱觀這些非遺“出圈記”,能看到幾個共同的關鍵詞:互聯網、生活、創意。非物質文化遺產種類繁多,既有民間傳說、節慶活動,又有表演藝術、傳統手工藝等。很多在現代人看來頗有距離感的非遺項目,在它們誕生之初都是來自生活,與當時人們的衣食住行息息相關。只不過隨著時代變遷,逐漸淡出了大家的視野。因此,與其說是非遺“出圈”,不如理解成一種“回歸”——借助互聯網的力量,讓傳統非遺重回大眾生活,煥發時代價值。

從前,這樣的“回歸”大多是原汁原味的展示和呈現,如今,我們看到了更多“混搭”與創新。微信小程序定制個性化圖案,千年蜀繡變成潮服;老字號組團上電商直播,讓人忍不住“買買買”;“二次元”節目中嵌入非遺元素,既有顏值又有文化底蘊,令人眼前一亮。內容“上新”的背后,是理念和思維的更新,用互聯網思維打造“爆款”,讓古老非遺以輕盈靈動的姿態走進年輕人的世界。

互聯網時代,給非遺“帶流量”,是傳承和發展的有效路徑。當下,許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生存狀況并不太理想,面臨后繼乏人、缺少市場等現實問題,而一根網線、一方屏幕,往往能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有傳承人堅持做了幾年的非遺普及課程,吸引來不少年輕人拜師學藝;有少數民族歌者拍攝的短視頻收獲超高點擊率,接到商業演出邀請;還有的因此找到了產品銷路,把手藝變成脫貧致富的法寶。

中國擁有的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數量在全世界排第一,國家級非遺項目也有1300多個,此外還有眾多省市縣級非遺。它們中的許多依然等待挖掘和激活。欣喜的是,短視頻平臺、電商平臺、文創公司等都逐漸意識到非遺的巨大潛力,運用技術和創意為傳統文化賦能,讓更多人了解非遺、走近非遺、愛上非遺。

當然,并不是所有非遺都要“觸網”,在創意設計、創新傳播的過程中,不能為了短期的流量和收益而忽視非遺的文化內核。只有懷著對傳統文化的珍視和尊重,找到最合適的方式進行發掘、展示、傳播,才能讓優秀文化遺產傳承不輟、歷久彌新。

2020年5月6日
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